第十天

今天是这次i-Act行程的最后一天,但要结束这场种族灭绝,还是需要你们大家的继续支持和行动。我们希望这个活动可以带来这样的启发:在你的环境,你可以更积极参与什么样的活动来提升人们对达尔富尔(Darfur)难民状况的了解? 这里有一些想法:邀请加布里埃尔(Gabriel)到你的学校,大学或其他场地举办一个达尔富尔阵营讲解会. 我们会协助设立一个互动体验的活动,播放达尔富尔营地的录影,让你们录制自己慰问难民的录影,或观看其他来自北美的观众向难民表达的关心和爱的视频录影. 或者你可以对自己做一个承诺: 每日醒来,刷刷牙,就拨电1-800-GENOCIDE呼吁白宫以实际行动来协助结束种族灭绝. 加入当地的一个群体(或形式之一!! ) 今年秋天,Dream for Darfur将主办国际和美国火炬游行,以增加对中国施压.当奥运火炬将途经贵国或东道国之一,你也可以召集朋友讨论,可以为达尔富尔难民做什么. 欢迎你到我们的博客, 发表想法,互相交流! 启发. 教育. 影响.

iACT3 (7月10日-7月20日) 介绍

2007年7月10日, 加布里埃尔返回乍得-达尔富尔边界的难民营区, 这次带了他的妹妹康妮和源林. 请跟随我们的旅程, 与我们探访这回种族灭绝大屠杀的幸存者, 和听听他们的故事. 请采取实际行动, 改善当地情况,让该地区的难民能够安全地返回家园. 采访在第2天开始, 第一位是联合国难民署的高级官员安妮马伊曼 (Ann Mayman). 她提供了具有震撼力的见证, 明确地描写在乍得东部难民形势的恶化. 目前种族灭绝统计数字: 死亡人数: 自2003年2月以来, 已超过40万人 死亡率: 每一天500人死亡, 每个月1万5千人死亡

第一天

我们的三人小组 – 由加布里埃尔,康尼和源林组成 — 抵达恩乍米纳. 康妮解释说,到乍得,对她而言是一种荣誉. 到达此地,源林感到谦卑. 他希望他们的贡献将有可能促近达尔富尔难民返回自己的家园的日期. 该小组将在以汽车探访难民营,车上有司机和一名翻译,阿里. 他们会先到乍得东部,然后开向北部终结他们的旅程. 在过去的四年中国际外交切磋并没有给达尔富尔难民带来什么成果, 我们这小组希望他们的贡献将改善情况,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

第三天

康尼,加布里埃尔和源林到达阿贝歇. 雨季膨胀了当地的河流,他们必须渡过其中之一. 这是加布里埃尔在他这三年的所有行程首次看到水. 渡河非无风险,但他们成功地越过了. 我们这小组对这此渡河经验印象深刻. 他们到达第一个难民营时,立即被孩子们包围了. 孩子们把学校书籍带给访客看,并朗读其中一段 “来自天堂的信”. 莱拉, 一个笑容灿烂的小女孩,‘领养’了加布里埃尔. Juma今年7岁,正在上小学二年级. 这一次访问显示了孩子们看到访客是多么地高兴.

第四天

[简介] 我们的小组队再度探访从我们(iACT) 2006年第4天 的妇女. 她们与我们分享他们的家和她们想离开营地的渴望. 再次, 没有采取行动所付出的代价变得非常清晰. 第四天 加布里埃尔指出他去年已经访问了这个难民营,并且见过她们. 其中有一名妇女刚生了婴儿,一个月大. 在这个社会里,妇女如姐妹般在一起照顾子女. 在其中一名年轻的妇女被采访的帐篷下,她们谈起她们的生活情况. 帐篷里 热得很,气温比外面高得多. 妇女们睡在沙土上,如果是湿了,他们就生病,他们解释说. 其中一名年轻女子问他们什么时候会将和平带来她的国家. 她前一年逃到难民营, 并把她拥有的一切抛在后头, 奔步三天才到达, 在这个营地住了一年. 这个录影带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