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 : 区域性动乱

Scott, Colin ,KTJ與Gabriel 起床後,懷着可以登機到 Goz Beida 的希望。我們急不及待想探望距離市中心十五分鐘路程的Djabal難民營內的朋友。可惜航班被取消了,當地有戰鬥和搶略的消息。Bouba 和我們的駕駛員Umar 都無恙,但是從他們的語調可以聽出情況比以往都嚴重。 我們在Abeche 不會有危險,但卻非常擔心難民營內的朋友,他們的安危再次因突襲而受到威脅。戰爭的聲音使他們想起種族清洗和瞄準他們的暴力。我們很幸福,因為我們早晚都會回家與家人團敍。但是這些難民就只能在難民營內重新開始。 我們的好友與我們分享他們期盼: Youssouf 希望和平可以降臨乍得,新婚的Alpha 就希望家人健康和一輩子都平安。我們也期望整個地區,包括蘇丹,達富爾,乍得, 和中非共和國可以永遠健康和平安。

第五天 : 乍得东部的紧张局势

今天的開始算滿順利,我們把越來越重的行李塞滿了車子,聯絡到Bouba與我們的駕駛員Umar,請他們今天稍後到Goz Beida 去接我們飛機。我們先停總督俯去蓋一個章,然後直奔機場。稱過行李的重量和簽過乘客名單後,航班卻宣佈停飛。 根劇UNHCR 的消息,當地有不明朗的軍事行動,所有到當地的車輛和航班都暫時取消。當我們正在張羅今晚的棲身之所時,看到幾輛載滿士兵和武器的卡車南下,向當地進發,顯然是武裝支緩。起碼,我們在Abeche 是暫時安全的。 Suzanne 來Abeche 至今已有十五個月,作為一個難民主要資訊記錄員,她看來頗為享受自己在東乍得的工作。她跟我們的想法一致,認為必須要與難民一同生活。因為她的組織會盡一切努力去去保住這些小孩,婦女和成人的性命。當她穿梭於難民營裡時,雖然工作繁重,她總會找到娛樂自己的方法。

第三天

Gabriel, KTJ, Colin, 以及Scott 已經為了往東的旅程做好最後的準備, 對於明天大家都能夠一起離開感到欣喜。手中有著所有必須的許可證, 他們將先到達東部的樞紐城市Abeche; 接著往下前進至Goz Beida, 一個非常靠近兩個重要難民營的城市。小組將用下個星期大部分的時間,在兩個難民營中聆聽他們的故事,一起踢足球,並且建立起新的友誼。 稍晚, 該小組拜訪了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在N’Djamena的對外關係高級官員Ann。在過去兩年間, Ann與i-ACT團隊合作相當密切; 她深入分析當前在難民營的情況, 難民人數的增加,以及國際社會給予的穩定支持。她也回憶起, 二月發生的流產政變期間獨自在家的經驗, 以及事件結束之後對她個人以及難民營所帶來的衝擊。最後, 從她個人觀點來說, 她提到工作上的挫折感, 但是, 希望也同時伴隨著該組織的工作。

第二天 : 等待

這一刻,大隊身在乍得的首都,離開達富爾人的難民營數百哩。Scott, Colin Gabriel 與 KTJ 遇到幾個障礙,包括遲來的許可證,錯過一班東去的航機,在Le Meridien 找不到安身之所和延誤多時都未能上載第一天的影片。此刻大隊已重新組合並等待UNHCR 給他們提供關於旅程的消息和東面的狀況。當大家在N’Djamena 耐心的等候時,其實心裏都惦記着那些難民朋友。到達Shallah 時,大伙將很快與那些難民朋友重遇。我們希望我們的行動可以引起世人的關注,並為暫居在乍得,或仍然身在達富爾的達富爾人的安全带來保障。。每天都有無辜者被殺害,國際社會必須採取更多行動去保證每一個人的生存權,並提供相應的保護。 i-ACT5第二天的影片包括: 不論慘劇發生在那裏,防止種族滅絕,集體屠殺,種族清洗,戰爭罪行和任何違反人權罪行是國際共識,預防和面對嚴重危機是各國政府無可避免的責任。在 2005 年,各國領袖首次同意: 保護境內任何國民是一個國家的首要責任。如有國家無法保護境內的任何國民,國際社會有責任採取行動。 國家主權與責任是應運而生的,國家責任就是要為國民提供應有的保護。若有任何國民因內戰,暴動,壓制行為或政府失控而受到嚴重的傷害,該國政府又無法或不情願去終止動亂,國際社會不干涉各國內政的慣例就應該讓路給國際責任去保護該國的國民。

第一天 : 回到 Chad

雖然這天是相對地平淡的,在乍得N’djamena平靜的Meredien旅館裡懶洋洋的渡過,但卻是我們在i-Act5的旅途上一個有趣的開始。這是Gabriel與KTJ自從二月第一次返回到酒店.因為他們上次在酒店期間正好遇上流產政變,並且在他們逗留的時間天天都有子彈穿梭于大堂與客房之間。當他們回到他們曾經為躲避子彈而爬行過的客房,大堂,走廊,他們不停的感嘆當時的情景. 這同時也是Colin與Scott正式在首都渡過的第一天。當他們兩穿過津巴布韋與肯尼亞到達乍得之後,他們兩人都迫不及待的去營地與已流離失所的難民們見面。Colin與Scott都是Stand活躍的領導層, 並在去年負責組織該國各地數百名大學生和高中生,以他們的努力在Darfur制止種族滅絕。他們倆都興奮異常,因為終于可以來到這個長期肯定他倆工作成果的地域。 今天,保護的主題已開始被傳達了;而以後也將會不斷的被提起。這是Gabriel第五次去難民營了,而每一次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數都出現了增加,而非減少。簡單來說,他們並沒有他們回國所需要的保護。這個月,美國作為擔任聯合國安理會的主席,我們希望我們 這次難民營的旅程可以向聯合國展示事情的緊迫性,全面通過成立部署一支聯合國部隊保護無辜難民。我們終於有能力採取行動,但是對這些難民來說,已是遲來的春天。

第十天

今天是这次i-Act行程的最后一天,但要结束这场种族灭绝,还是需要你们大家的继续支持和行动。我们希望这个活动可以带来这样的启发:在你的环境,你可以更积极参与什么样的活动来提升人们对达尔富尔(Darfur)难民状况的了解? 这里有一些想法:邀请加布里埃尔(Gabriel)到你的学校,大学或其他场地举办一个达尔富尔阵营讲解会. 我们会协助设立一个互动体验的活动,播放达尔富尔营地的录影,让你们录制自己慰问难民的录影,或观看其他来自北美的观众向难民表达的关心和爱的视频录影. 或者你可以对自己做一个承诺: 每日醒来,刷刷牙,就拨电1-800-GENOCIDE呼吁白宫以实际行动来协助结束种族灭绝. 加入当地的一个群体(或形式之一!! ) 今年秋天,Dream for Darfur将主办国际和美国火炬游行,以增加对中国施压.当奥运火炬将途经贵国或东道国之一,你也可以召集朋友讨论,可以为达尔富尔难民做什么. 欢迎你到我们的博客, 发表想法,互相交流! 启发. 教育. 影响.

中文

目前种族灭绝统计数字: 死亡人数: 自2003年2月以来, 已超过40万人 死亡率: 每一天500人死亡, 每个月1万5千人死亡 流离失所者: 超过250万人

iACT3 (7月10日-7月20日) 介绍

2007年7月10日, 加布里埃尔返回乍得-达尔富尔边界的难民营区, 这次带了他的妹妹康妮和源林. 请跟随我们的旅程, 与我们探访这回种族灭绝大屠杀的幸存者, 和听听他们的故事. 请采取实际行动, 改善当地情况,让该地区的难民能够安全地返回家园. 采访在第2天开始, 第一位是联合国难民署的高级官员安妮马伊曼 (Ann Mayman). 她提供了具有震撼力的见证, 明确地描写在乍得东部难民形势的恶化. 目前种族灭绝统计数字: 死亡人数: 自2003年2月以来, 已超过40万人 死亡率: 每一天500人死亡, 每个月1万5千人死亡

第一天

我们的三人小组 – 由加布里埃尔,康尼和源林组成 — 抵达恩乍米纳. 康妮解释说,到乍得,对她而言是一种荣誉. 到达此地,源林感到谦卑. 他希望他们的贡献将有可能促近达尔富尔难民返回自己的家园的日期. 该小组将在以汽车探访难民营,车上有司机和一名翻译,阿里. 他们会先到乍得东部,然后开向北部终结他们的旅程. 在过去的四年中国际外交切磋并没有给达尔富尔难民带来什么成果, 我们这小组希望他们的贡献将改善情况,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