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

我们的小组提早访问营地,使他们能够陪伴孩子们走路上学. 孩子们唱有关大尔富尔的歌曲开始他们的日子. 一些年纪较大的学生们谈论将他们带到难民营的悲剧,和他们为将来的希望. 第六天 加布里埃尔返回到难民营的学校. 在这个营中有3所小学和中学, 1600名学生. 歌曲在他们的教育扮演一大角色,这些歌词谈论达尔富尔的局势. 早上的上学典礼中, 女孩们在一群儿童的中间一起来唱. 加布里埃尔采访四位年轻人, 年龄14至18岁. “我们当然想念我们苏丹,但怎样才能返回家” 这些年轻人唱着. 有些年轻人计划将来当教授,或者是总统! 他们说教育和英语,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地重要. 他们也有游戏活动,喜欢足球或排球. 其中的男孩告诉我们,他的村庄遭到苏丹政府袭击,所有房屋被焚烧,并抢走了所有的动物及资产. 他说,许多人被杀死,包括他的家人. 他列出了他们的名字. 另一位青年男子再次肯定地说,这些残害人民的士兵是由苏丹政府派出.